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天辰娱乐

2019-05-28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有自民党的高层表示,由于在野党方面的阻力,“法案审议已经变得非常紧张”,看不到通过的苗头。  麻生辞职或难免安倍四面楚歌  据共同社3月13日报道,麻生是从2012年底第二届安倍政府上台以来,与官房长官菅义伟一起持续担任同一职务的政府主心骨,同时也是自民党第二大派系的领导者。若事态发展成去留问题,9月将举行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安倍当选将亮起黄灯,之后力争修改宪法的战略可能也会被大幅打乱。  自由党联合党首小泽一郎在记者会上表态称,安倍和麻生应该引咎辞职。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  《新闻联播》的硬核播报、《任何挑战都挡不住中国前进的步伐》等雄文倍出、“谈,可以!打,奉陪!欺,妄想!”图片刷屏,在士气大振的同时,我们还要注意保持清醒的头脑,对于美国政府和民众,要实事求是地区别看待。  一、被裹挟的美国民众也是受害者  美国政府执意挑起贸易战,并坚称“关税给美国带来可观的财富”“让美国更强大”,可是这些“财富”从何而来?  羊毛出在羊身上,买单的正是美国的农民、企业、工人和普通消费者。  看看推特上的评论吧,听听这些无奈的抱怨:  “美国消费者正在支付关税”  “加征关税将伤害华尔街、伤害曼迪逊大街、伤害普通老百姓的生意”  “我是一个拥有一家小企业的美国人。对我的生意来说,有些关键商品必须由中国制造而且永远也不可能在美国生产出来。中国什么也没付,是我付出了那些关税!你给美国的企业们加上了巨大的税赋!你正在扼杀自由贸易!”  “有钱有权的人从来不愿听一听小企业主们的声音!”  连日来,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美国信息技术产业协会、消费技术协会、服装鞋袜业联合会等多家行业协会纷纷发表声明,反对美加征关税,敦促美中经贸谈判尽快回到正常轨道。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比如大家今天看到的整体警匪戏的影调、表演节奏的把控、音乐和剪辑的设定,都是在类型化方向上去做尝试。”在他看来,如今看着美剧等海外剧长大的年轻观众早就有清晰的观剧理念,对类型剧也有很高的接受度和审美门槛,“做类型剧就是往类型化的极致上走,不要一会儿加点这个一会儿加点那个。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以前想叫附近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生护士上门服务,但对方说他们规定不能提供上门服务。现在社会老龄化严重,特别需要这种看病打针的上门服务。  华商报记者搜索下载了一个共享护士的App,注册后,会要求填写患者基本病情,选择服务内容,预约上门时间,上传处方和药品,之后就会弹出护士信息。选择单价为169元的输液服务后,出现了附近30多位可选择的护士,大多数是如李护士王护士这样的称谓,也有实名注册的。  从标注的医院信息显示,涉及西安多家三甲医院,包括陕西省肿瘤医院、西京医院、西安市第八医院、西安儿童医院、西安市中心医院等,也有个别是门诊部和学校医院,医院是否真实难以判定,有的护士标有职称如护师。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这年,中国外交部接到了富尔的信,信中提出他希望来中国访问。经过研究,中国同意了他的要求。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印度陆军试射M777超轻型榴弹炮印度国有军械厂委员会控制着全国41家军械工厂,是印度陆军主要的武器弹药供应商,然而,这个国家级军工机构生产的弹药屡屡暴露出缺陷印度“金融快讯在线”网站日前援引退役中将拉科什·沙尔马的话称,印度陆军弹药缺陷问题日益严重,“已影响到训练,甚至使许多士兵面临生命威胁”。各类事故“令士兵们崩溃”2016年5月31日,印度中央弹药库(规模居印度之首、亚洲第二)发生爆炸事故,造成19名平民和军事人员死亡。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孟玉松说。新华社记者李安摄  在位于河南省汝州市孟玉松的汝瓷生产车间内,孟玉松对制作完成的坯体进行雕刻(3月13日摄)。77岁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孟玉松从事汝瓷研究和制作已经40余年,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汝瓷青素典雅、温润如玉,是瓷中瑰宝,盛于北宋,传世作品极少。汝瓷的烧制过程十分复杂,自1973年起,孟玉松一直潜心钻研汝瓷烧制,在尝试了200余个釉料配方、经过上千次烧制后,终于在1988年烧制出天青釉汝瓷,使一代名瓷重放异彩。

林一:中国戏曲“走出国门”的新思路

  京剧《白蛇传》  世界对中国文化艺术并不陌生。 所谓“中国文化艺术”首先应具有中国民族特色的可识别性,这种可识别性不仅体现在感观层面上,更重要的是体现在文化内涵和艺术特征上。 中国戏曲是被公认为具有这种可识别性的中国文化艺术的典型代表。

长久以来,中国戏曲已经是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的重要成分之一,其“走出去”的效果在梅兰芳时代就有独特的体现——中国戏曲由此被世界戏剧界列为世界三大戏剧体系之一。

新世纪以来,在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框架下,昆曲、京剧分别于2001年和2010年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进一步体现了以戏曲为代表的民族特色鲜明的中国文化艺术的世界共享性。

  然而,在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的过程中,留给人们的反思也是多样的和复杂的。 其中,关于“受众”的讨论近期才逐渐进入主要议题,“为中国文化艺术寻找适宜的国外受众”是提升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之有效性的重要环节之一。

文化艺术的传播,尤其是国际传播,有其自身的基本规律,对于像中国戏曲这样具有丰富的文化内涵、独特的艺术体系和审美标准的中国文化艺术,在今天的全球化背景下,在文化多元性、艺术多样性的背景下,即便是在国内的传播都很难再度回到早期戏曲传播的“大众性”阶段,但我们一定能够找到一些特殊的群体、适宜的群体,他们具有某种需要并具备某种素质,能够较为有效地欣赏和接受中国文化艺术,并继而成为中国文化艺术在他国的传播者。

因此,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迫切需要在找到“适宜的受众”和构建“多层次受众体系”等方面开展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这是20世纪初提出的“中国文化走出去战略”发展到今天这个新阶段的必然要求,特别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召开,赋予了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之战略以全新的意义和深刻的内涵,只有通过深入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有机结合,才能够使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进入新阶段。   “具有某种需要并具备某种素质,能够率先、较为有效地欣赏和接受中国文化艺术,并继而成为中国文化艺术的传播者”的那些“特殊的群体,适宜的群体”可能首先是不同文化背景的艺术家、艺术学者、艺术教育家、艺术创意与管理者、艺术机构、媒体等与文化艺术密切相关者。

梅兰芳访美和访苏的历史实践表明:中国文化艺术的对外传播要树立“受众”的观点,要研究受众的构成,谁是最合适的目标受众?为此,梅兰芳精心准备了八年,才开始旅美行程。 梅兰芳每到一处,都要与当地的艺术家、艺术学者、艺术评论家等进行座谈、交流,与媒体见面,得到同行的认可、评价,通过艺术家同行的接受来影响和带动其他受众的理解、欣赏和接受。 在美国,梅兰芳被波莫那学院和南加州大学分别授予荣誉博士学位。

在前苏联,中国戏曲被世界戏剧家同行确立为世界三大戏剧体系之一。

“找到适宜的受众”是提升中国文化艺术国际传播有效性的有力途径。   西方学者赫斯曼1983年从文化市场学的角度提出了关于文化艺术产品适宜消费者的三个层次论,赫斯曼认为:文化艺术产品因其具有抽象性、主观体验性、非实用性、独特性和整体性五大特点,而不同于其他产品。 从市场学的角度分析,文化艺术产品最合适的接受群体首先是艺术家本体,然后是艺术领域的其他工作者,最后才是广大受众。 1993年,国际文化市场学家科尔伯特教授进一步提出了关于文化艺术产品的复杂性理论,他认为,文化艺术产品因其独特的艺术或技术特征,受众需要首先熟悉这类产品的艺术或技术特征才能欣赏和接受这类产品。

因此,最合适的受众首先是有能力了解和理解其文化内涵和艺术特征的那些群体,否则,会因为不熟悉而拒绝,因为理解的难度而不喜欢,因为最初的不喜欢的体验,而导致很难第二次接近。 故而长期以来,以中国戏曲为例,为了使海外“大众”容易理解和接受中国戏曲,只好选择诸如《三岔口》《拾玉镯》一类的“动作戏”作为对外演出的主要剧目,而那些承载着中国戏曲深刻的文化内涵、独有的艺术特征、完整的美学体系的经典剧目却难以为不同文化背景的“大众”所共享。 今天,这一“面向大众”的“走出去”战略与策略无论是基于历史实践还是基于经典理论,都不再能够满足体现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需要,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战略需要更新理念,需要建立新的“受众观”。

  如果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面向的第一个群体是艺术家、艺术学者、艺术教育家、艺术创意与管理者、艺术机构、媒体等与文化艺术密切相关者,那么,第二个群体可能是全球未来的艺术家及其相关群体,这个群体尤以当下的国外艺术大学的师生为代表。 他们比一般大众更具备深入理解和欣赏文化内涵丰富、艺术特征突出、美学体系独特的中国文化艺术之素养,并且他们具有理解和欣赏中国文化艺术的主动性,希望探索跨文化的艺术创新,他们继而将成为中国文化艺术在海外的传播者。 2007年,中国戏曲学院建立了由全球14所顶级戏剧院校和艺术大学组成的国际艺术实验联盟,5年中完成了11个合作项目的实施,有深入交流的海外艺术家和艺术大学专家1181人,涉及36个国家,这个群体不仅在北美成功演绎了戏曲版的《罗密欧与朱丽叶》,而且在欧洲成功巡回商演了戏曲版的《夜莺》,这个群体所培养和影响的当地受众不仅从数量上迅速成长,而且从接受程度上逐渐趋于对“原汁原味”的追求。 以中国戏曲学院和美国宾汉顿大学共建的中国戏曲孔子学院为突出代表,自2009年至2013年底,戏曲孔子学院除了汉语课程以外共开设了21门京剧课程,分别学习戏曲身段、武打、脸谱、音乐等,选课学生433人,所开展的中国文化艺术活动、讲座、展览和演出,累计受众三万余人。

不仅如此,戏曲孔子学院已经连续两年入选美国政府的“星谈计划”,美国政府每年拨款9万元美金来举办“中国之声:从京剧表演中学习汉语”夏令营。

第三个群体才是有个人兴趣的普通大众。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战略与策略研究”课题组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基于以上三个层次构建的系统化的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受众拓展战略能够更有效地传播中国文化艺术,更真实地展现中国文化艺术的核心价值体系、独特艺术魅力、深刻文化内涵,更持续地吸引不同层次的国外受众。   因此,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战略要建立复杂系统的新观念,从过去注重大事件、大影响、大规模的“热闹文化战略”向注重文化内涵、注重艺术价值、注重美学引导的“深入心灵”的系统化文化战略转移,充分研究多层次的目标受众。 国家战略上,要加大对中外艺术家群体、艺术学术群体、艺术创意和管理群体,以及艺术机构、媒体等相关群体的深度合作予以政策支持和资源配置上的支持;要鼓励和实质性的扶持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在组织形式上的创新,中国戏曲孔子学院是典型代表之一,就像戏曲进入海外校园、课堂一样,通过组织形式的创新,将中国文化艺术经典课程开进国外校园、课堂;要加大力度鼓励和实质性地扶持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的内容研究、理论创新、实践创新和人才培养,节约成本,提高效益,实现可持续发展。   (作者为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家社科基金艺术学重大项目“中国文化艺术‘走出国门’战略与策略研究”首席专家)。


中国互联网诚信示范企业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报警服务 

中国互联网协会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 诚信网站